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庄赵】RED AND BLACK.

从头色气到尾的脑洞产物,一辆短小车,庆自己生日,红与黑的故事。

————————————————————————
        赵启平极度热爱红色。
        红是女人的唇,是烈火,是股价上涨,是手术刀下的鲜血淋漓,是一切能带给他快感的东西。
       但赵启平对于红是克制的。一身上下除了一对深红色的袖扣,没有任何东西能透露出他对红色的偏执。
       像是一颗朱砂痣,长在了心口,隔着白衬衣不为人知。又像是他本人,渗进骨子里的热烈,却又清醒着。
      
       庄恕则沉沦于黑色。
       黑是他的童年,是他住过的暗房间,是西装领带,是吸烟者肺部的斑点,是习以为常的东西,让他能感觉自己真切地活着。
       黑色贯彻了他整个的生活。黑发,黑眸,那是父母赋予他的天生黑色。黑色的西服手表,手提包和皮鞋,仿佛黑到肚子里心里,任性又张扬的黑,却又固执地冷淡。
    
       庄恕与赵启平的第一次见面,目光交汇便觉电光火石。
       修长的手指交握,赵启平只觉得一条黑蛇凉嗖嗖地缠上他的手臂,黏湿着盘旋向上,吐着红色的信子撩拨着他的侧颈,亮出獠牙。
       庄恕松开手,似有一团火穿过那只手冲进身体里,染红了他腹腔里的黑,滚烫地蔓延着,火舌一跳一跳地舔过心尖,一阵抽搐。
       冰火两重天。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
      庄恕看了看手表,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
     「赵医生,下班一起吃个饭吗?」
     「好。」赵启平狡黠地笑,转身离开。
      庄恕看着他的背影,白大褂的下摆下,摇晃着一条火红色的尾巴。
      黑蛇吐着信子,眼睛半眯着,盯着今天的猎物。

       晚餐设置在一间安静的西餐厅。有悠扬的小提琴声作背景,两人礼貌地对话,眼神却已经燃起了浓浓硝烟。闭上眼能看到一只火红的狐狸与一条黑蛇的博弈,双方对峙着伺机而动。
       像两指间的纸牌一掷千金,又像俄罗斯轮盘的生死攸关。
      今夜注定谁也不会放过谁。
      赵启平伸手去拿酒杯,却被庄恕的手指缠住。
      指甲并不长,微微露出指尖一点划过掌心,手背,微凉,瘙痒。
      赵医生慵懒地眯了眯眼,动了动手指开始反击。
      骨节轻飘飘地略过手心,有一丝滑腻之感。
      庄恕扬起嘴角,松开那只手,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压在酒杯下,转身出了餐厅门。
      赵启平深吸一口气,跟上庄恕。

      车门关上,嘭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也跟着炸裂开了。
      唇舌迫不及待地交缠,吮吸,呼吸声像斗兽的愤怒。
      黑蛇张开口,露出细长的毒牙。
      直到窒息。
    「我想要你。」
     「去酒店。」赵启平命令道。
     黑色的轿车在夜色中闪着诡异的光芒。
   

     两人从进电梯开始接吻,似乎早就忘了右上角监控探头的存在。
     大手覆在赵启平背上,像一条蛇游走不定。
     赵启平则用手指狠狠勾住庄恕的脖子,舌尖在对方口中肆意穿刺吮吸。
     指尖滑向丰满的臀部,然后狠狠地掐了一下。
     他听到赵启平的呼吸声变得急促。
    
     匆匆刷卡进了房间,两人毫不耽搁地开始撕扯衣物,然后是猛兽一样的咆哮,肆无忌惮地舔吻。
     战争一触即发,庄恕把人狠狠压在墙上,大手伸进衬衣里把火焰点着。
     赵启平自觉地把双腿缠绕在庄恕的腰上,一只手解开了庄恕的皮带。
    

    
      黑色的蛇缠住了鲜红的果实,而果实摇摇欲坠。
      一寸又一寸地收紧,黑蛇张开嘴,露出两颗细长的毒牙。
     慢慢刺入了果实,流出香甜的汁水。
     黑色咬紧了果实没有放,它要把果实从树上摘下来。
     它用尾巴缠住树枝,摇晃身体。整颗树的叶子都在响,是沙沙的抗拒声。
     啪。
     果蒂断裂,果实应声坠地,在地面撞出一块淤青,留下一块淡淡的水痕。
     毒蛇可以肆意地享受它的果实了。
     毒液一点点地渗进果肉,再一寸一寸地啃噬干净,汁水流了一地。
     果肉依然是鲜红的,染红黑色的头部和紧紧缠住的躯体。
     无声地被吃干抹净,又无声地融入了对方。
     红得发黑,黑到泛红。
     是谁取代了谁?
     这不重要。
   

    
     天色渐渐亮了。
     赵启平醒来,四周一片狼藉,庄恕早已没了踪影。
     他有心理准备,都是成年人。
     只是这样让他这样渴望的人少之又少,多少有些惋惜。
     床头的白色马克杯下压了一张纸条,用钢笔写着几行字,在医生里头还算漂亮:“出了点紧急状况,抱歉先回一下医院。电视柜上有早餐,中午一起吃饭。”
     墨水的颜色是万宝龙的莎士比亚,充满贵族气息的暗红色。
     像是翻飞的扑克牌,飞速旋转的俄罗斯轮盘。
     红得发黑,黑得泛红。
    
     END.
————————————————————————
失踪人口回归
最近完全是忙到懵逼的状态,突然决定要艺考,而且要从最近就开始准备,闲暇时间是越来越少啦
近期的计划是把短篇的坑尽快填上
长篇的话……最近十分的瓶颈啊,都是片段完全没办法往下写,不过来日方长嘛,说过不会弃哒
爱你们呀么么哒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