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忽如一夜春风来(26)

   夏季的雨总是来得快而猛烈。
     骤然下起并且好像不打算停歇的大雨使得往日人声鼎沸的梨园显得格外冷清。
     院子里的梨花早就落净了,剩下绿油油的叶子泛着水光。
     距离那天已经一个星期了,明楼离开后就一直没有来过,两人又投入了各自的生活。说来也怪,阿诚却一直觉得那天早晨的一切就在眼前,挥之不去。
     除了不停地唱戏,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好端端的天突然下起大雨,没有人听戏,院子里湿漉漉的也没办法练,阿诚有些沮丧地坐在屋里。
     “阿诚哥,你已经这样呆呆的坐了好几个小时了。”末生提着一个食盒进来,收了伞放在门边。
     “啊,是吗。”阿诚显然心不在焉,就连食盒里散逸出的绿豆糕香味都没能转移他的注意力。
     “要我说……明先生很久没来了吧?”末生抬眼看了看阿诚,仿佛不经意道:“以前还来得勤一些,在一起之后……”
     “末生!”阿诚转过头来,眉头微蹙。
     末生赶紧噤了声,苦笑道:“好了,我开玩笑的。”
     阿诚没搭理他,只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万万没想到,那日一把火倒真是有燎原之势了。
     只要一闲下来无事可做时,就会不断想起那个男人。他的柔软的笑意,温暖的掌心,和衣服上淡淡的阳光味道。
     原来想一个人竟然是这般煎熬。
     “阿诚哥……我前几天看见明先生和一个女人走在一起了。”
     尽管知道明楼那个小师妹的存在,他还是毫无防备地心里咯噔了一下。
     “那是明楼的师妹,他们分开很多年了。”
     “手挽着手去喝茶也叫分开很多年?”末生没忍住,手上的食盒盖子往桌上一扔,“你也太……”
     “你不懂!他……我解释不清楚。”阿诚打断他,眼里是前所未有的严肃,以及一点点的恐惧。“他们两个的事情我没办法跟你解释。但他们其实真的没什么,至少对明楼来说。”
     “就算……真的有点什么,也跟我没有关系吧?”
     大概,他也管不着,更没有能力去管啊。
     末生皱了眉头,看着他:“其实你也不完全知道他和那个女人的事情吧?他说没什么你就信了?就这么毫无顾忌地把自己交出去了?”
     阿诚站起身来,手无意间地一甩碰到了桌上打开的食盒,绿豆糕撒落一桌。
    “……”末生看着盒子里散开的粉末,一抹苦笑晕染开来。
    “我知道你怕我受委屈……可是我既然选择他,我就该相信他。”他何尝不知道?他也不过是个戏子。古往今来官僚包养戏子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他也未必就是个例外,明楼也未必就跟别人不一样。
     可他在他眼里,就是不一样的。他很少送贵重礼品来,除了上次的玉制茶具,送他的东西价值都不高。他从来不给他钱,在一起之前,他从来没有对他动手动脚。他和那些眼里只有色欲的金主……不一样。
    “不然……我又跟那些兔子有什么区别。”阿诚低头看着石板地面,自嘲地一笑,然后坐回到椅子上。
    坚定的,灼灼的目光,末生只觉得头晕眼花喘不过气来。
    须臾,他慢慢起身收拾好脏乱的桌面,展开一个僵硬的笑容。
     “阿诚哥,不管你将来遇到什么……末生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知道。”阿诚道,“谢谢你。”
     末生理一理折起的衣角,提着食盒出去了,还很贴心地带上了门。食盒里面是散乱的,一口都没有动过的绿豆糕。
     明明是夏季,末生却觉得有点儿凉。
     凉进了心里头。
     造化弄人,明明是他先遇到的啊。
     雨还在下着,没有丝毫要停的征兆。
     末生走在雨里,隔着门留下一个瘦弱的背影。




     明楼正小心翼翼地剥开衬衣,对着镜子看自己背后的伤口。
     “嘶……”真疼,他倒吸一口凉气。
     明镜整肃起家风来真是毫不手软。不过要是换成明台,估计哼哼两声就过去了。
     唉。
     也不知道阿诚怎么样。他这个样子,是万万不能去见他的。
     几日不见,甚是想念。
     他只盼着这伤快点儿好,莫让那些个风流财主占了他什么便宜。
     这几天公务倒不算多,汪曼春去南京出公差了,也没有缠着他的机会,好不容易闲下来,却让这伤给牵绊了。
     把苏医生那里拿来的药膏轻轻地点在红肿处,又痒又凉。
     他忽然想起那天早晨。手指的动作顿了顿,意味深长地一笑。




    
    

     如果不是时间有限,郭骑云真的希望这个吻能够久一点,再久一点。
     又是一次生死难料的行动,脱离了明台和曼丽的协助,危险性又增加不少。
     他恋恋不舍地松开环抱着王天风的手,笑着整理好他的衣服:“早去早回。”
     王天风没有多做停留,转身走出去。
     明明不是第一次了,郭骑云还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他知道,每一次行动都是与敌人,与死神的赛跑。
     噩耗可能随时传来,但他别无选择。他没有权利把原本属于战场上的战士们的时间留给儿女情长,没有。
     美满的爱情是建立在和平和安宁之上的。
     他关上门,今天实在是没有心情接待客人了。
     回到厨房整理用过早餐的碗碟,上楼整理桌椅被子。一切都如往常,只是整理桌面时,动作慢而细致。
     像保存遗物一样,把他写过的每一张纸夹好放在抽屉里。钢笔灌好墨水,等着下一次它的主人再来临幸它。
     郭骑云一个人的时候不习惯用台灯,他拔掉了插头,缠绕好放在台灯边上。
     然后洗漱换衣,坐在窗台前翻开一本书。书的内容无非是一些名家著作,读过千万遍的东西。郭骑云算过,每一次王天风离开的时间,刚好都是读完一本书的时间。
     读完这一本书,他就回来了。
     外头大雨倾盆,不时有雷电声响。
     任那风云如何变幻,赴国难的脚步总是停不住的。

     TBC.
————————————————————————
我又拖了一个星期……最近真是好忙啊……
这一部分阿诚的小自卑是和伪装者里面契合的。阿诚哥对于自己是捡来的身份一直都耿耿于怀,才有了“我就是个仆人嘛”这句名言。但大家也放心啦,毕竟我们阿诚是个独立的男子汉呀!
下一章可能就要进入剧情飞速发展的阶段啦~大家握紧扶手哦~
就这样,爱你们么么哒!下章见!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