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忽如一夜春风来(23)

     列车上人来人往,喧闹着,叫嚣着,人们伸长了脖子寻找各种的座位。
     就像人群之中伸长脖子寻找阿焱的阿诚。
     “阿焱!”阿诚不管不顾地挤开一个又一个乘客,“阿焱!”
   狭窄的走道里,人们纷纷侧目,却都没有停下脚步。
     刚才上车的时候人太多,原本牵着阿焱的手被挤开,那孩子又矮小,一下子就没了踪影。
     眼看着车子要开了,万一阿焱还没上车,万一他上了车又下去找他了,万一他被别的人抱走了……
     像是有一团烈火烧灼着他的心脏,怎么也止不住心慌。
     “找到了,阿诚!”在与另一节车厢的连接处,他看见明楼挥动着手套。
     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看着明楼牵着孩子慢慢从人群中挤出来,差点没掉眼泪。
     “阿焱,你怎么乱跑呢!”阿诚气道,可一看见孩子泛红的无辜眼睛,一颗心又软下来,“下次不许乱跑了,这么多人,走丢了得多麻烦,知道吗?”
     明楼摸摸孩子的脑袋,“好了,车快开了,我们赶紧去找座位。”
     这个男人啊,总是能救他于困境之中,总能让他安心。

     列车缓缓动了,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阿焱趴在窗边,眼里流露出的是孩子纯真的好奇。
     明楼叫了一杯咖啡和一份报纸,看起来十分闲适。
     阿诚的视线则是一秒都没离开阿焱,生怕他下一秒又出什么乱子。
     “阿诚啊,累了吗?”
     “嗯……有一点。”
     “累了就睡一会儿,我替你看着他。”
     “也好。”
     把头靠上去那一刻,两个人都有点脸红心跳。
     明明不止一次这样做,但在确立了新的关系后,便时刻都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更靠近了,又好像更远了,可望而不可及。怕再进一步,就会把眼前梦一样的人给撞碎。
     透过大衣传来熟悉的气味和暖意,阿诚竟然有些贪婪地吸了吸鼻子,然后故作镇定地闭上眼。
     微小的动作让明楼有点儿慌了手脚,下意识用手搂紧了对方的腰。
     他的腰真是细,带了一点点的柔软,仔细感受还有紧致的肌肉。
     阿诚没有动,但心跳得很快,紧闭着眼想要快点睡过去。
     两人就这么依偎着,不久身畔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明楼轻手轻脚地放下报纸,给阿诚拢了拢大衣。
     阿诚的手还是不自觉地抓着他的衣服下摆,睫毛还是忍不住轻轻的颤动。
     他知道,他还没走出来。
     他也知道,他很不安,很迷茫。
     失去至亲的痛苦,并不是他给他的爱情能够抹去的。
     有些路总要一个人走,他所能做的,就是在他快要跌倒的时候扶住他。
     所谓分担痛苦,也不过如此罢了。
     纵然心疼,也无可奈何啊。
     我的阿诚啊,你要好好的。
     他伸手去揉了揉他微微蜷曲的头发,转头去看阿焱。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小家伙也困得不行,靠在明楼身上睡着了。
     小脸蛋看起来软软糯糯的,睡相和阿诚一样恬静。没什么肉的小手抓住衣服下摆。
     倒是像极了阿诚。
     明楼展开一个清浅的笑容,把孩子往自己怀里拢了拢。
     真像一家三口。
    
    

    

     回到上海以后,明楼马不停蹄地赶回政府办公厅,让司机送两人回到梨园。
     几天不在,推开办公室的门,迎接他的事桌上早已堆的像山一样的文件,还有来自汪曼春的大大的拥抱。
     “师哥,你这假请得可够长的。”汪曼春一双手像蛇一样缠在明楼身上不肯下来,“想死我了。”
     明楼不置可否地一笑,调侃道:“想我的时候,怎么不帮我把这些文件给批了?”
     汪曼春撇了撇嘴:“我可没资格进您的办公室。”
     “那你现在不是进来了吗?”
     “嘿嘿。”汪曼春咧开一个笑容,像是邀功的小孩,“我来帮你整理东西的。”
   明楼没有时间跟她耗,寒暄几句就打发她出去了,看着桌上成堆的文件,他拿着钢笔,微微有些懊恼。
     今天注定是个不眠夜,明楼吩咐秘书煮了一杯浓咖啡,三口两口喝完继续奋斗。
     不知道阿诚今晚会是如何入眠呢?

     另一头,上海梨园,末生正跟这个突然出现的孩子大眼瞪小眼。
     阿诚晚上有戏,已经上了台,留下小阿焱和末生两个人在院里。
     阿焱一直没说话,乖巧的低头把玩着阿诚给他的一只茶杯。末生惊讶之余,还有些好奇,是什么促使阿诚哥大老远带这个叫阿焱的孩子回来,还得养着,不累赘吗?一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着这个孩子,一边感慨:阿诚哥眼光真不错,这五官精致得像女孩子一样,身材也好,若是好好学艺,再过了倒呛这关,必然是个倾国倾城的良旦。
     “阿焱。”他试探性地叫他。
     “嗯?”孩子抬起头,眼里是淡淡的怯意。
     “那个……你饿吗?末生哥哥给你弄点吃的。”
     孩子终究是孩子,阿焱两眼放着微弱的光芒:“可……可以吗?”
     这孩子,还真是单纯可爱得很。
     末生笑着摸摸他的脑袋,说道:“当然可以。阿焱想吃什么,哥哥给你买。”
     “想吃……馒头,酥饼。”阿焱低头数着短小的手指,然后停顿,“就这些了。”
     居然只想吃馒头?末生失笑,“好,那你在这里乖乖等着阿诚哥哥下戏,我去给你买馒头和酥饼。”
     外面还有点凉,末生披了一件外套,拿了一些钱就出去了。
     “你好,馒头和酥饼各两个。”
     包子铺的老板穿着厚厚的棉大衣,肥胖而臃肿,看见他咧开嘴笑道:“末生啊,这么晚来买东西啊?”
     “嗯。”末生接过热乎乎的馒头酥饼,夹在外套里面,“这么晚了,您也早点儿回去吧。估计今天得下场雨呢,怪冷的。”
     老板笑得很开:“诶,这两个包子卖出去就该走了,留两个给家里孩子吃。”
     告别了包子铺的老板,末生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真冷啊。末生吐一口雾气。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搂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大概是看错了吧?
     末生蹙了蹙眉,望着那个男人和他怀里的女人远去,叹一口气继续行进。
    
     tbc.
————————————————————————
我又来更新啦!这次是期中考过去了,考得不太好但更新还是要坚持~这一章算是一个衔接,有一些铺垫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
下一次更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但我也说过不会放弃的!大家放心好啦~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