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忽如一夜春风来(19)

     明楼坐在病房门外的长凳上,身边是焦急的日本军官。  
     自那天阿诚醒后,他已经睡了整整三天。手臂上吊着营养液,脸颊以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再次昏睡以前,他一句话都没说。
     明楼握紧了拳,对面的挂钟仍然发出“滴答”的声响,一旁的日本军人开始打盹。
     他不该这样急着要启用他。
     不该交给他这样危险的任务。
     不该强迫他杀人。
     不该害他受伤。
      不该……
     可如果不是他,又该让谁来完成这个任务?
     不该是他,也只能是他。
     阿诚……对不起。
    

     上海梨园这头,末生已经是坐立不安了。
     离开前说是与一个日本官员有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南田洋子遇刺的消息传来,阿诚却下落不明。
     五天了,整整五天。阿诚别说是回来了,根本是一丝音讯都没有。
     昨天安庆有信来,说是师傅病急,怕是命不久矣,要阿诚回去交代后事。
     可这上海滩这么大,人海茫茫,要去哪里找一个生死未卜的人?
     阿诚哥,你在哪?
     木制门被轻轻敲击的声音格外熟悉。
     “明先生?”
     明楼没有进门,摆出一个苦笑:“最近这几天可能要麻烦你,拿一些阿诚的洗漱用品到医院去。”
     末生愣了一下:“阿诚哥在医院?”
     “嗯,肩膀中了一枪。没什么大碍,只是刚好遇上雨,伤口感染了。现在人还没醒,醒来以后要做口供,恐怕也要好几天……”
     “他……那个遇刺的日本官员……当时跟他在一起吧?”
     “是。”
     末生没在答话,飞奔入屋收拾东西。
     强烈的惊恐让他说不出话,也哭不出来。他只想马上飞奔到阿诚身边,哪怕是死。
     匆匆拿了东西,就跟着明楼乘车到医院。
     一路无言。
     看见床上的人的那一刻,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
     “阿诚哥……”
     床上那人平躺在白色的床上,脸色苍白得跟洁白的床单浑然一体。手上吊着药水,脸颊微微凹陷。安详地睡着,若不是看见起伏的胸膛,和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他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握住他修长的手指。
     眼泪滴落在手背上,微凉。
     明楼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场景眼眶微红。
     到底只是个孩子。

     阿诚再一次醒来,已经是深夜。
     病房里依旧是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床边有两个人,一个是披着毯子伏在床边睡着的末生,一个是看着他目光灼灼的明楼。
     他张了张嘴,明楼已经靠过来:“阿诚,你醒了。”
     “明楼……”阿诚动了动干裂的嘴唇,“给我口水……”
     一旁的末生还睡着,明楼小心翼翼的扶起脱力的阿诚,喂过去一杯热水。
     “对不起……”明楼坐在床边,在昏暗的光线下阿诚看不清他的表情。
     “她死了?”
     “……是。” 
     “我杀了她?”
     “……是。”
     阿诚两眼空洞,望着杯里的热水。

     “阿诚,对不起。”

     “没事,迟早的。就算不是你,不是她,我也迟早要加入这场战斗……”阿诚扯出一丝苦笑,“没有流过血的,算什么战士。”
   

     “既然跨出这一步,就不能回头了。”

     “那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

     阿诚苍白的笑容映在明楼眼底,明楼说不出话来。
     明明这么爱,却要把他亲手推向深渊。
     连最基本的为他着想都做不到,他凭什么爱他?
    与此同时,郭骑云拿着一张小小的黑白照片,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照片上的两个男人,肩并肩站着,郭骑云要高一些,王天风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脸,郭骑云脸上写的满满都是紧张。
     笔挺的西装,还是穿出了军人的姿态。
     郭骑云用手指轻轻摩挲着照片上的两张人脸,眼眶有些发烫。
     当王天风催促他换上西装的时候,他一头雾水。
     “这是闹哪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王天风,他笑。
     “你不是说,想拍一张结婚照?”
     “啊?”

     郭骑云愣了很久,没有回神。
     反应过来时,已经站在照相机前。
     “我……我只是说说的。你别……”
     “只许一张。”答非所问。
     “王……”
     王天风牵住他的手,挺直了腰杆示意他看镜头。
     他条件反射的摆出严肃的脸。
     闪光灯一闪而过,一张照片映在底片上 。
     照片里,两人都是面无表情,都是黑色西装,十指相扣。
     他们的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合照。
   

     王天风当然知道这么做的风险。
     但他还是决定,要给彼此一个交代。
     哪怕这张照片会断送他们的性命。
     也不舍得让彼此从此消失在彼此的生命中。哪怕是死了,他也还是他的。在照片里的鲜活的样子。
     看着火苗渐渐吞噬黑色的底片,散发出难闻的气味,王天风拿着洗出来的照片,眼角微微带了些笑意。
     他放下照片,转过身去看郭骑云:“还看什么,我就在这里。”
     “我们的……结婚照啊……”郭骑云还在自言自语。
     “那是等我们之间谁死了以后,偶尔想起对方,拿来缅怀的。”
     “我知道。可是……真好。”郭骑云放下照片,回到床上搂住王天风。
     王天风掐住郭骑云不安分的手:“想干什么?”
     “想干坏事。”郭骑云难得咧嘴笑了,一个翻身把王天风压倒在床上。
     “乐意奉陪。”王天风借力反过来压倒郭骑云。
     郭骑云配合地把双腿勾在他的腰上。
     一片风光旖旎。

     最后,他说:“谢谢你,王天风……”

     TBC.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