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衍生】(凌李)抱!

     凌远很喜欢李熏然的新睡衣。
    

     睡衣是凌远去超市买菜的时候在商场里看到的。
    

     橙黄色的连体睡衣,从头包到脚,一只小狮子的模样,毛茸茸的手感很好,内衬是丝绸质地,很舒服,狮子的头是帽子,有深色的鬃毛的大大的眼睛,边沿处有两颗小犬牙。背后是钢丝支起来的小尾巴,走起路来跟着屁股的摆动一晃一晃的,像极了自己家这个小狮子。
    

     重要的是,睡衣的胸前一条拉链拉到底,轻轻松松就能把人扒光。
    
 
     豪迈的凌院长拍了拍鼓鼓的钱包,买!然后菜也不买了,风风火火地滚回家把衣服洗了晒干,不然晚上就穿不上了。
    

      于是当晚小李警官看着这套童真的睡衣哭笑不得。
    

      但是看自家男人期待的眼神,李熏然还是在洗澡后穿上了它。
    

      衣服穿着确实很舒服,李熏然一边默默夸凌远眼光好,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意外的……蛮好看的。
   

     把浴室门悄悄打开一条缝,已经洗过澡的凌远懒懒地躺在床上,还在看笔记本电脑。
   

      这才放心的出了浴室门。
    

       李熏然这么大块,凌远自然一眼就察觉到了,抬起头来冲他笑。
    

     真可爱。
    

     宽大的衣服挂在李熏然身上一点都不显得单薄,因为水汽的缘故贴在他的胸前,隐约看得出肌肉的轮廓。手和脚都被软软的肉垫包裹,走路不太稳,看起来傻傻的。熏然很乖地戴上了帽子,半干的头发在两颗小獠牙下面显得蓬松柔软,脸上因为热水的冲刷而泛红。
    

     李熏然张开手臂,两条粗眉毛高高扬起,眼角微微弯曲,两瓣薄唇一开一合:
    

     老凌,抱!
    

     凌远抹了一把鼻子,还好没出血。 
    

     二话不说冲上去狠狠抱起单纯可爱的小狮子,扔到床上。
 

     李熏然被吻得喘不过起来,软软地唤着:

     凌远……我要……

     之后干了个爽。

     第二天凌远就多买了两套一摸一样的回来,说是换着穿。因为小狮子真是太可爱了。
 

     小李警官有点担心自己的腰。

     这天晚上一顿狂风暴雨过后,李熏然光着身子在凌远怀里睡得正香。

     “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手机铃声猝不及防地响起,李熏然伸爪子去接,刚刚哭喊过的嗓音有些沙哑,懒懒地问:什么事啊?

      李副队,你快过来!上次那个杀人案的嫌疑人找到了!现在劫持了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就等你过来安排收网呢!

      什么?好我马上来,你先叫特警队过去救人!

      李熏然飞快地弹起来草草穿上衬衣长裤,在迷迷糊糊还没醒的凌远唇上亲一口:好好睡觉,等我回来。

      然后就飞奔出去了。

      凌远只知道李熏然出去了,睡眼惺忪地不想动,扯了李熏然脱下的狮子睡衣抱在怀里继续睡。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手机铃声响起,是韦三牛打来的:

     凌远你快过来,李熏然出事了!

     你丫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李熏然出事了!重伤!现在进了急救室我让你快过来!

     凌远愣了几秒,然后脑袋嘭的一声炸开了。他来不及洗漱,套上衣服冲出家门。

     李熏然为了救下被劫持的小女孩,只身接近犯人,身中12刀,成功救下女孩并为同伴取得逮捕机会。女孩被女警官抱在怀里的那一秒,他直挺挺地倒下,送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心跳。

     熏然,熏然!你要好好的!我们还要一起去走遍全世界,还要去领养一个孩子,还要……

     凌远踩着油门,眼泪不停地往下掉。

     熏然,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怎么对得起我们的约定?

     他狂奔到急救室。

     他看见急救室门口站满了人,一个女警察抱着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孩,孩子哭个不停。

     简瑶和薄靳言坐在长椅上满眼焦急,李熏然的母亲在门口哭得一塌糊涂,李父不停地安慰,却也焦急地走来走去。
 

     还有李熏然队里的刑警和同时参加行动的特警队员。

     一个很邋遢的中年干瘦男人被反绑了双手,按在地上。

    走廊里安静得吓人,只剩下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的哭声。搅得凌远头痛欲裂。
    

    凌远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了。

     他下意识去推手术室的门,韦三牛拦住他:

     你疯了吗!

     我要手术。

     你是家属!

     你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里面吗!

     相信小睿!他能救活他的!

     你他妈放我进去!

     你是家属!!

     医院规定,为防止医疗事故的发生,病人家属无论是不是医生都不得参与任何手术。

     这是他自己立下的规矩,也是他必须遵守的规矩。

     他无力地靠在门上,透过磨砂玻璃隐约能看见里面亮着的无影灯和围在手术台前忙碌的医者。

     终于,他要作为一个家属,在门口煎熬地等待,期待着爱人被拯救回来。

     等待是那样的漫长。凌远抓着李熏然送给他的手表,双手从来没有这样抖过。时间越来越长,他知道,时间越长,越绝望。几个小时过去了。他觉得好像过了十年。

      终于,灯灭了。

      靠坐在墙角的凌远站了起来。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走出来的人是李睿。

      他摘下沾了血的口罩,看着凌远通红的眼睛。

      老师,对不起。

      我没能……

      哭声淹没了李睿,也淹没了凌远。

      女孩仍旧哭闹不停。女警官开始啜泣。李熏然的队员门默默低头抹眼泪。李熏然的母亲放声大哭。李父终于落下了泪水。简瑶伏在薄靳言肩头痛哭。

     凌远愣着,失神着,他哭不出来。

     小睿,玩笑开够了……好好说话。

     对不起。我真的……没能……他中了12刀,有一道正中心脏,其他器官也有不同程度的伤,我……

     一滴泪水应声落地。

     我要去看看他。他推开拦着的人,走进了手术室。

      出于对死者的尊重,他们为李熏然身上的刀口做了缝合。

 
      心点仪没有规律地发出一点点嘀哒声,预示着死亡的来临。

      李熏然醒着。上了麻醉,他感觉不到疼。

      已经拔除了呼吸机的干裂嘴唇动了动。

      熏然,然然。凌远叫他,眼里噙满泪水,嘴唇颤抖着,紧紧抓住他满是血的手。

     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从自己倒下那一刻他就知道。

   
     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一个合格的警员,一个温柔的哥哥,唯独不是一个好的爱人。他对得起养育他长大的父母,对得起人民警察的身份,对的起依赖他的简瑶,唯独对不起最爱他的凌远。

     他微微张嘴,凌远会意地把耳朵贴上来。

     他发出微弱的声音。凌远听见他说:

     老凌,

     抱。

     心电仪发出刺耳的长鸣,变成一跳直线。

     凌远抱住已经没有呼吸的冰冷的恋人,嚎啕大哭。

     然然,你醒一醒,我们去希腊,好不好?

     我们去福利院,领养一个小女孩,把她打扮成小公主,好不好?

 
      我们去酒吧,喝最烈的酒,好不好?

      然然,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大闸蟹。

      我买了你最喜欢的口味的薯片。

      我还买了你上次说想尝试的套。

      我还买了……

      然然。

      你醒一醒好不好。

      消毒水和血液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凌远脑子一片混沌地被人抬出去。

     窗外,太阳照常升起。

     凌远的太阳就此落了。

     脑海里全是熏然。笑的熏然,哭的熏然,穿警服的熏然,穿风衣的熏然,穿狮子睡衣的熏然,挑逗他的熏然,责怪他的熏然,在床上哭着叫他饶命的熏然,第一次见家长是紧张得直冒汗的熏然……

     他的熏然。

     然然……






     







     

      然后他醒了。

      醒来的第一眼,是洁白的天花板。天已经大亮,阳光透过落地窗撒在洁白的床单上。

 
      身侧穿着小狮子睡衣的李熏然在他怀里蹭了蹭,露出甜美的笑容:

      老凌,抱!

      听着李熏然喋喋不休地介绍他英勇地救下了小女孩,成功地抓到了嫌疑人的事迹,凌远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觉得幸运。

     然然。凌远打断他的话。

     嗯?

     我爱你。

     凌远用吻堵住熏然的嘴,狠狠地吮吸,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

     我买了上次你说想尝试的套,今晚吃大闸蟹。

     毫无逻辑,但小李警官欣然接受。

     唯有美食与爱情不可辜负。

     今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当然了,有别的东西也照常升起。

     END.

    

评论(21)

热度(126)

  1. 哥哥饶命鱿鱼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