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忽如一夜春风来(12)

   这天风和日丽。天气渐渐好转,也不下雨了。院子里梨花阵阵飘香,叫人格外好眠。
   阿诚下了戏,卸了妆换了衣裳,搬了太师椅出来,倚着凳子喝茶,好生一副老爷模样。
   忽的前门一阵响动,不知道是谁把门给踹开了。
   阿诚皱了皱眉头站起来:“什么人?”
   接着是一声嘶吼,尔后一队穿短褂的人马冲进来。
   “狗孙子!还给日本人唱戏!他奶奶的日本人都打到家门口来了你还在这乐呵!76号那一屋子汉奸你贴得最紧!”一个男人很是激动地冲上来,二话不说揪了阿诚的领子。
   “哎哎哎干什么呢!放开我哥,你们有事情冲我来!”末生挡在几个人面前,扯着他们不放。
   那男人被激怒了,把阿诚往树上一推,阿诚整个儿跌到树底下,额头肿了一大块,有血流下来。“狗汉奸,还嘴硬,给我往死里打!”说着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就往阿诚身上砸去。
   “闹够了没有!中国人打中国人算什么男人!要是有胆有识就他妈打日本人去,在自家门口乱吠是几个意思?”末生一手护着阿诚,一手挡着自己,班里的兄弟陆陆续续闻声跑出来,二十几个人很快扭打成一团,茶杯碎了一地,震落了盛开的梨花。
   阿诚摔了头,迷迷糊糊的倒在一边,囫囵的喊着:“别打了……末生……别打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队黑衣服的警察加入了斗争,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被戴上手铐,仍然不停地嘶吼谩骂。
    阿诚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他们说什么他听不真切。
    直到一声枪响——万籁俱寂。
    耳鸣声渐渐消退,阿诚迷迷糊糊的望向门口的人。
    明楼站在那里,或许是角度问题,使他看起来尤为高大。
    他黑着脸,冰冷的枪管还冒着硝烟。一个男人小腿中枪应声跪下,在地上翻滚哀嚎。
    “都带走。”明楼冷冷地丢下一句话进了屋,冷眼看着警察把那些人一个个带走。
    有人认出他来:“明楼!是明楼!!你这个混账王八蛋!!狗汉奸!包养这个贱货!老子咒你祖宗十八代!!”
    明楼闭上眼,又睁开。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变,阿诚恍惚间只觉得这样的明楼很陌生。冰冷却孤独,好像一座结满冰棱的孤岛。
    “明楼……”头很疼,阿诚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没事吧?”明楼平缓了心绪,走到树下要扶阿诚,被末生抢了先。
    “都是些什么人啊,真没素质,自己人打自己人,还有脸咒人。”末生细心地拍的阿诚身上的尘土,扶起歪在地上的太师椅让他坐下。
   “是我不好。让你去跑这个堂会,害你受委屈了。”明楼放下手枪,蹲下身来拨开阿诚额头上的乱发。
   “你还有脸说。”阿诚不知道哪里蹦出来这句话,语气里七分赌气三分娇嗔,好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院里三人都吓了一跳。
   明楼忽然笑了,站起身来转身问末生:“去拿点冰块来。”
   末生不满地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照做了。什么大少爷架子,还使唤起我来了,这辈子出来阿诚哥还真没一个人敢使唤我呢。
  “外边终归凉,我扶你进去。”明楼伸手要扶他,阿诚却自己站起来,揉着后脑勺走进屋:“我自己来。”
  末生这会拿了冰块进来,明楼用手巾包着,小心翼翼给阿诚冷敷。“嘶——好冰。”阿诚鹿眼一闭眉头一拧,拧得明楼魂都没了,手上力道重了些,引得阿诚一阵哀嚎。
  “对不起。”明楼放缓了手势。
  明楼这辈子都没这么伺候过人呢。
  “那个……抱歉啊,我昨天……不是故意的,就是开个玩笑。吓着你了吧……”阿诚尴尬地开口。
  “没事,我没放在心上。”明楼故作镇定,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其实他想说,那感觉其实挺好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阿诚心里大石放下的同时,又有一些失望——他真的没放在心上。
  “今天谢谢你了,老是欠你人情。要不——中午留下来吃个便饭再走?”
  他本以为明楼这种大忙人会推拒,可谁知道这人居然一口答应下来。
  阿诚觉得这人真是看不透了。
  “对了,今天的事情定是要传出去了,你这几天出门小心点。还有南田那边,可能会引起怀疑,你一定要小心应对。”
  “嗯。”额头上的冰块还在散发着冷气,阿诚却觉得心里暖暖的。
   缓过来的阿诚为了感谢明楼决定亲自下厨。
    厨房里忙了好一阵子,回锅肉,鱼香肉丝,夫妻肺片,豆瓣鱼,几道招牌徽菜都端上桌,香味四溢,令人食指大动。
    “好久没下厨,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尝尝。”来着即是客,加上是自己请来的,阿诚很自然地夹了一片肉到明楼碗里。
    这在闲人眼里已经是十分亲密的事情。
    明楼咬一口肉片,肉片紧实,汁水丰厚,鲜嫩可口。
    想不到这位梨园奇人还会做饭。
    “很好吃。”
    “那就多吃点。”
    两人一筷子一筷子地吃着,聊得很欢。坐在桌子另一段的末生忽然有些惆怅。
    明公馆。
    留声机吱呀地唱着:「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宵醉……」
    阿香递上热红茶,明镜正拉着曼丽的手聊得热络。
    “真是个聪明懂事的好孩子。你说这明台怎么这么有福气呢。”明镜对于曼丽这个玲珑可爱的丫头实在是喜欢得紧,曼丽长曼丽短地喊个不停,好像要把家里所有好东西都拿出来给她似的。
    曼丽来时还是有些紧张的,明董事长的威名人尽皆知,谁知道一进门,大姐还是那个操心的大姐。渐渐地也就放松下来,两人聊得欢快,一边的明台百无聊赖地跟阿香打牌。
    “你……你耍赖!出了就出了不许收回去!”阿香反悔换了一张牌,失去机会的明小少爷嚷嚷起来。
   “哎呀耍赖就耍赖嘛,喊那么大声干嘛。阿香啊,不用跟他计较,钱你拿着花吧。”明镜不满地瞪了瞪他,把他面前的钞票递给阿香。
   “谢谢大小姐!”阿香拿了钱,冲明台做了个鬼脸一溜烟跑了。
   “诶——大姐!”
 “没看见我和曼丽说话呢?闭嘴!”  
   “曼丽——”明台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曼丽。
   曼丽浅浅地笑了:“活该。”
   “我……”
   明台心里苦哇。
 好不容易送走了曼丽,明镜扯着明台的袖子:“诶,要我说,曼丽着丫头真不错。长得漂亮,又善解人意,聪明懂事。你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什么叫我占便宜……明明是我眼光好。”  明小少爷得意地扬了扬眉。
   “说正经的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
   “啊?”
   “啊什么啊,我问你话呢。你们俩好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吧?这世道不太平,你早点结婚安定下来,我才放心啊。”
   “不是这也太快了吧?”明台伸手挠挠头。
   “快什么快!你是不真不愿意让我省心?你大哥我是管不动他,你可得给我乖乖的。”明镜拍掉他的手,正经地说。
    TBC.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