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忽如一夜春风来(八)

忽如一夜春风来(八)
二十年前的一天,那个男人改变了他的决定,也改变了两个孩子的一生。
俗话说“无石不成班”。男人叫明川,是当年石牌城数一数二的名伶。
明川把两个孩子带回家,赠予两人明姓,自此跟随他学艺唱戏。
明川看中末生良好的嗓音条件,末生也勤奋好学,不久就跟着明川跑堂会了。
而意料之外的是,阿诚这个因着怜悯而捡来的孩子,却有惊人的天赋。短短几年时间,一口嗓子就唱得炉火纯青,有加上年龄最大,自此成了明川最中意的弟子和童子班的“大哥”。
青春期男孩子变声,在伶人这里称为“倒呛”。一个男孩子将来能否成角,全在这“倒呛”一关了。以末生原来的条件本是适合唱旦的,可随着年龄的增大,声音却越发沙哑,渐渐的坏了嗓子,如今只偶尔唱唱龙套。因着从小跟阿诚一起长大,对他处处关爱有加,班里也没有人敢取笑他。
阿诚则是顺顺利利过了“倒呛”这一关,技艺越发精进了。
旦而不媚,非良才也。
阿诚与生俱来的一身“媚气”让他少受了许多苦。
童子班里成器的皆是生,阿诚便成了班里唯一的旦角,有如掌上明珠。
后来战争爆发,阿诚又正值意气风发之年,毫不犹豫地奋起反抗,同行几个兄弟也都悄悄入了党。在一次执行任务中,阿诚不慎暴露,同伴为了救他死在日本人的刺刀下。
他后悔不已,甚至想过以死谢罪。后来师傅明川得知此事,经过悉心劝导,才看开了,成熟了。
“有战争就必然会有牺牲,这是不能免的。要学会直面死亡和挫折。这些少数人的牺牲,是为了换取多数人的生存。”阿诚的笔记本上,记着这么一句话,白纸黑字,入木三分。
任务失败,身份暴露,阿诚是断不能在安庆待下去了。在上级命令下,阿诚必须进行战略转移——而转移的目的地,就是上海。
转移至上海后,阿诚在上海梨园落户专演徽剧。时间一场也就有了些名气。可是阿诚夜不能寐。一闭上眼,福利院里桂姨的毒打,濒临死亡的恐惧,亲眼目睹同伴死去却无能为力的痛苦,种种种种,让他不得安眠。
神奇的是,自此这个叫明楼男人出现,他就再也没有做过那些噩梦。
明楼身上明家香的味道让他莫名的很安心。
不过两面之缘,这个大少爷举手投足间的儒雅之气让他震惊,也让他欣赏。
昨日的试探,阿诚故意制造疑虑,因为他想知道,这个连总部都重视的明先生,究竟几分能耐。
上海滩风声正紧,明楼居然能无声无息地调查自己,足见他的能力和威信。
这样的一个男人,若是生在了和平年代,那才是大材小用了呢。
阿诚慢慢啜着杯里的茶,眼角带笑。
饭后,明公馆。
“喂? ”
“明先生,您现在方便吗?”
明楼观望了四周,坐下来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查得怎么样了?”
“确有此人。中共地下党原安徽安庆站情报负责人明诚,代号惊蛰,1934年入党,去年八月任务失败转移至上海,组织要求保持静默,暂不派遣任何任务。明诚的详细资料又夜莺代为转达。”
“好。”
放下电话,明楼敲了敲桌上的钢笔,泛起一丝微笑。
阿诚狡黠可爱的笑容又一次浮现在眼前。
任务失败,战略转移啊。
骄傲如阿诚,听到这样的嘲笑不知道会不会气得鼓起腮帮子,把他赶出门呢?
真是……可爱哪。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