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原剧无关,戏子梗)忽如一夜春风来(一)

OOC预警
时间线可能混乱预警
非ABO生子预警
————————————————————————
                         (一)

  冬日的阳光总是暖暖的,透过落地窗洒在木质的地板上,粼粼生辉,驱散了一夜的寒气。
  今天是明楼的35岁生日。但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因为,他要被大姐带去相亲了。
   明楼站在镜子前,一丝不苟地系好领带,戴上金丝边眼睛离开房间。
   “明楼你快点儿!别让人家金小姐等急了!”明镜看他慢悠悠的样子气的不行,连声催促,“哎呀你这眼镜看起来跟书呆子似的,不许戴!”
   “我……”明楼语塞,眼睁睁地看着大姐摘下了眼镜,拉着自己走出了大门。明台站在台阶上冲自家大哥做了个鬼脸。
   臭小子,回来再收拾你。明楼极不情愿地被明镜拖进了车子。
   “一会儿见了金小姐可得放尊重点,听到了没有?好好跟人家说话,别整天跟个长官似的。在日本人的狗窝里都学坏了……”一路上明镜絮絮叨叨交待了许多,明楼见这不容反驳的阵仗,只得乖乖点头,“明家的血脉可就系于你一人之身了。”
   “好,知道了大姐。”明楼一面答应着,一面想等会该怎么脱身。
   汽车稳稳地停在上海梨园的大门前。朱红色的木制大门敞开,不少文人墨客进进出出,园里是咿咿呀呀的念白声,一派热闹景象。
   站在门口那小厮精明得很,连忙招呼上来:“哟!明董事长,明长官,稀客呀!来来来里边请!”
   穿过细长的回廊,是一座构造精巧的戏台。戏台上的人已经就位,台下是黑压压一片的人头。看得出来这出戏相当受欢迎。小厮带二人到楼上一间包厢,推开门:“二位请。”
   包厢里有两张小圆桌,皆已摆好茶水点心,那桌前坐了一名鹅黄色旗袍的女子。
   见明镜二人进来,那女子施施然站起身,发髻盘得油光发亮,白皙的鹅蛋脸庞,戴了一对翡翠耳环,举手投足间尽是大家闺秀的气质。
   “明先生。”女子向他微微颔首,明楼亦回以一个微笑:“金小姐。”这位金小姐确实算得上倾国倾城,可惜明楼并没有心思多了解,一门心思只想着还没处理的文件和朱秘书发来的电报。
   眼看着戏就要开演了,看着是走不了了。明楼在心里叹气,试着转移话题:“明某孤陋寡闻,不知道今天这出是什么戏?”
   金小姐给他倒了茶,道:“听说是不远万里从安庆过来的徽剧班子,唱的是黄梅调的「小辞店」。”
   “哦,黄梅戏。”明楼抿了一口茶。
   “明先生喜欢听戏?”金小姐问得有些小心翼翼。
   “略知一二,算不上喜欢。”对于眼前女子的问话,明楼的回答显得有些不耐烦,但还算是彬彬有礼。“不过……既然来了就早点进入正题吧,我想金小姐来这里也不止是为了听戏。”
   金小姐闻言愣了愣,转而绽开一个温婉的笑容:“好。”身为大家闺秀,她一向有的是耐心。可今日明楼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着实让她有些恼火。当然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可不能交付在这么一个目中无人的公子哥身上。她定了定神,旋即开始自我介绍。姓名,年龄,工作,家世一样不少。
   明楼自然没有用心听,只慢条斯理地抿着杯中的茶水。
   话说到一半,戏开演了。楼下满座的宾客皆闭了嘴,金小姐也不好再聒噪,转了头去看戏。
   只见那幕布后走上来一名旦角,看是一副两家妇女的着装,脸上是厚厚的脂粉,烈火一般的红唇。
    

   「哪一个不想我除非是个痴呆/就是那正人君子奴心也不爱/就是那富豪客小女子也不贪财/只有那蔡客人怜人可爱……」

 
   这一开腔,便是震惊四座:那旦角的红唇一开一闭,字正腔圆,一把好嗓子带着一点磁性,同时声音拔尖,一句句哀怨夹杂着欢愉,唱进人心底去了。
   明楼本注视着茶杯的目光倏地转向戏台。那旦角红衣白面,眉宇间皆是英气,有有些女儿姿态,叫人生怜。
   这些年来他听过不少多戏,皆是来自不同门派,当中也不乏黄梅戏,却没有一出叫他这般注目。

「蔡郎哥哥他要走/绝了妹妹的路/忍住了伤心泪/来把我的哥哥求/要骂就开口/要打就伸手/哥哥你不要走/撇下妹妹没有活头/实指望我们配夫妻天长地久/夫喂——未想到狠心人要将我抛丢……」

  原先尚在的一点点欢愉完全化为哀伤幽怨,一字一句低回婉转,扣人心弦。
  明楼抿了一口茶,只觉心也随着台上人的吟唱摇摆起来。那个被抛弃的女子,绝望的边缘,无尽的黑暗。
  可在某一瞬间,好像有什么变了。
  依旧是忧愁婉转的嗓音,却好像有什么别的东西夹在里面。
  真是奇人。
  女装在身,唱着儿女情长的戏,却叫人无端听出几分亡国之音。明楼楞了楞,旋即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这样一个奇人,脱去这身戏袍,洗去一脸脂粉,当是个什么样子呢?
    真是……叫人好奇呢。
    TBC.

*文中所有戏曲素材来自孔阳《烟雨黄梅》,lo主对戏剧几乎没有什么了解,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小辞店》:原名《卖饭女》,创作于清末。大致内容是一个叫刘凤英的女人开饭店,有一天来了个湖北商人叫蔡鸣凤,两人一见钟情,相爱三年光景。后来蔡鸣凤家里来信,说妻子岳父都在找他,他才终于说出真相,原来家里已有妻儿。刘凤英伤心欲绝,一对露水夫妻就这样走到了尽头,苦命鸳鸯要分手。(摘自孔阳《烟雨黄梅》)
————————————————————————
到这里第一章就算结束了,这章算是一个铺垫~
有这个脑洞很久了,ooc求放过~lo主初三毕业,文笔有限如有问题欢迎指正~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