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衍生【青瓷】(最终章)明天就开学了啦!更完就要六月再见了。

虽然已经入了春,但连夜雨带来的湿冷还是久久不能散去,湿气钻进衣袖里,冷的人发抖。
方孟韦手握着方向盘,车窗大大地敞开着,风呼呼地刮在他脸上,眼泪落下的一瞬间就被吹散。
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开着,何去何从,他是真的不知道。这样的迷茫,像极了当初母亲和妹妹被日军炸死后,他和哥哥走在街上,举目无相识的绝望。
明楼,你这个大骗子。
大骗子!!!
他为他付出了所有的爱,却换来了他对旧人的缠绵。
多么可笑。
眼泪在眼眶里一点点积蓄着,渐渐地迷了眼眶。
下一秒,他只看到迎面而来的车子,和车子里的狰狞面孔。一声巨响,在剧痛中失去了知觉。
当孟韦醒来之时,只觉嗓子极度干痒,不觉咳出声来,随之吐出粘稠的血沫。他双手被反绑着,双脚也被禁锢,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身上的大衣被脱去扔在一旁,只剩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衣,粘着发黑的血迹。仓库里乌烟瘴气,充满着烟酒的气息。
他的咳嗽声引起了对面太师椅上的人的注意。他站起身来,慢慢靠近方孟韦。
那张脸上布满了皱纹,从左眼眼角出延伸出一条长长的狰狞的伤疤,一直到右脸。
方孟韦吓了一跳,硬着头皮开口:“你是谁?”
那个男人发出可怕的笑声,靠的更近:“你希望我是谁?小朋友?”
方孟韦颤抖着,不敢说话。
“别害怕,你很快就会和你的爱人一起下地狱了……你的明楼,他会来救你,然后你们一起死!哈哈哈哈哈哈……”男人用一只粗糙的手挑起方孟韦的下巴,脸上写满了病态的笑意,“年轻就是好啊!瞧这细皮嫩肉的,可惜了。”
方孟韦厌恶地别过脸。
明楼?
他冷哼一声:“明楼?你别做梦了,他不会来的。”
他的眼里只有阿诚,他的死活,他怎么会关心?
“哦?”男人笑了,直起身子,看了看手表,“还有五分钟……他会来的。毕竟你还是有着一张阿诚的脸嘛。”
阿诚,又是阿诚!这个人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总是闯入他的生活,连一个绑匪也提起他!
“不过……你和阿诚是不一样的。以他的警惕性,绝不可能被我绑来这里。”男人掏出烟点着,狠狠地吸上一大口,然后回到太师椅上。
仓库的铁门被轰地一下推开,男人抓起手枪,抵上方孟韦的太阳穴,“你终于来了,明楼。”
明楼看见浑身是血的方孟韦,再看看面目狰狞的男人,心里不由得一紧。
“汪芙蕖……你没死……”他很惊讶,可是他现在当务之急是救下孟韦。“你别冲动,有什么事情冲我来!放开他!”
汪芙蕖扯了扯嘴角,露出狰狞的笑容:“明楼,你还记得当初,你对曼春的承诺吗?你答应过她,一生一世都要和她在一起的。”明楼一边靠近,他一边拉着方孟韦后退。
方孟韦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但直觉告诉自己这是一个逃生的好机会。他毕竟是个军人,三下两下就解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汪芙蕖没有发现,放在方孟韦太阳穴上的手枪没有动。
“你放开他,一切都好说!”明楼看着方孟韦嘴角的血迹心疼不已,一只手放在身后抓住上了膛的手枪。
汪芙蕖看见他心疼的模样,无比爽快:“呵,放开?我告诉你明楼,今天你们谁都别想离开这里!”
“明楼,你走吧!”方孟韦已经顾不得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只想明楼好好的活着。
手上的绳索虽然已经解开,但脚不能动,头上还顶着枪,要从他手里逃出去难度很大。
如果他们两个之间一定要死一个人,那么他愿意死的那个人是自己。哪怕明楼负了他,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对他的爱已经深入骨髓。
“孟韦,我不会走的。”明楼要救方孟韦的心思很坚定。他已经负了他一次,不能再负他第二次。他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前,握着手枪的手渗出了汗水,一只手指已经放在扳机上。
汪芙蕖越来越疯狂:“你背叛了曼春,也背叛了我!要不是南田发现我没死把我送到医院……明楼,你还真是懂得报恩啊!我苦心教你这么多年,就换来明台的一颗子弹!”他说着把放在方孟韦太阳穴上的枪口对准了明楼。
开火的那一刻,方孟韦疯了似的挣脱,抓住汪芙蕖的手一个转身挡在他面前,子弹毫无疑问地打在他的胸前。“明楼你快走啊!!”
“孟韦!!!”明楼大喊着冲过去,外面的宪兵破门而入,朝汪芙蕖开枪。汪芙蕖试图挣脱方孟韦,但方孟韦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任由子弹一颗颗地打进他的身体。
一阵枪声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汪芙蕖张了张满是鲜血的口,倒地。
方孟韦抓住他的手终于放松,衬衣上的黑色血迹被殷红覆盖,嘴里喷出一口鲜红,向后倒去。
明楼,我只能护你到这了。
明楼跑过去扶起方孟韦,眼里噙满了泪水。“孟韦!!你这是干什么!”
方孟韦的手虚弱地举起来,轻轻地抹去他的泪水。“明楼……你……爱国我吗……”
“傻子!我爱你!我一辈子都爱你!”明楼紧紧把他搂在怀里,手上已经沾满他的血,触目惊心。“孟韦,你坚持住,我们这就去医院!”
说着就要抱起方孟韦,却被方孟韦拉住了手:“明楼……我想听你唱歌……给我唱……”
“好,我给你唱,咱们上医院去,我给你唱!!”
明楼早已泪流满面。
“不要……你就在这里……给我唱一首……”
“好,我唱!你想听什么,我唱给你听!”明楼看着方孟韦的气息一点点变得微弱,心已经在滴血。
“我想听……月圆花好……”
“月圆花好,我给你唱!”明楼紧紧地抱着方孟韦,亲吻着他的额头,泪水不断地流下。
“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 清浅池塘 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 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
方孟韦静静地在明楼怀里听着,泛起微微的笑意。从前妈妈最喜欢这首歌了,他也喜欢。他的手渐渐从明楼脸上滑下,最后覆在他胸前。
“恩恩爱爱 这软风儿向着好花儿吹 柔情蜜意满人间……”明楼知道方孟韦正在一点点睡去,却不敢停下。他怕他一停下,孟韦就走了。
方孟韦竭尽全力看了一眼明楼的脸,缓缓地闭上了眼。
明楼,我爱你。来世,希望最先遇到我的那个人,是我。
在明楼颤抖的歌声中沉沉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明楼一曲唱完,看着怀里冰冷的人儿,不断抚摸着他的脸,嚎啕大哭。
孟韦,他的孟韦。因他而来到这里,也因他而亡命天涯。
那样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他所深爱的人。
他多么想告诉他,他明楼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方孟韦。
可是他已经不在了。他的倾诉,孟韦再也听不到了。孟韦的欢笑,愤怒,他的一切,都看不到了。
明楼静静地坐在地上,抱着已经冰冷的方孟韦,很久很久。
直到日暮,明楼流干了泪水,慢慢地起身,横抱起方孟韦,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在外面等候的宪兵默默地跟在明楼身后,谁也没有做作声。
明楼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抱着方孟韦,一言不发,眼中尽是迷茫。
不远处的茶楼里传来夜莺一般动听的歌声。
浮云散 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 今朝醉
清浅池塘 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 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 恩恩爱爱
这软风儿向着好花儿吹
柔情蜜意满人间
…………
明楼这辈子只真真正正爱过两个人,一个是阿诚,一个是方孟韦。
他们两人,外貌相同,却截然不同。
一片冰心在玉壶。是我太傻,我早该给你的。
如果说阿诚像一块玉,温润如水,珍贵万分,那么方孟韦就是一尊青瓷,大胆张扬,又朴实无华。没有人会因为一个瓷瓶的破碎太过伤心。孟韦的死,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明楼的心却是已经随着他一起去了。
他失去了阿诚,也失去了孟韦。
失去了玉佩,也失去了青瓷。
青瓷易碎,青瓷已碎。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