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楼诚】一加一(上)

『一加一是日复一日只增不减的眷恋,是年复一年从未分开的陪伴,是兄弟与战友,是爱人。』

『一加一是你,是我们。』

阿诚从书架上取下几本明楼平时喜欢看的书,放进皮箱里。

再过不久,他们就要共赴巴黎深造了。

这是十八岁的阿诚第一次走出国门,远离熟悉的家乡,和他的大哥一起。

明楼的书房除了他,没有人能随便进出。收拾衣物细软的琐事也只有他最了解。

他把钢笔用软布包裹,放进细长的盒子里。桌面上的一本皮面笔记本是明楼常用的,纸已经略发皱,还夹了些东西,不能完全合上。

他拿起笔记本,却不小心碰翻了半杯隔夜咖啡。

咖啡泼在笔记本上,迅速浸透了纸张。

阿诚慌忙把本子拿起来。翻开的本页上,黑色钢笔写下的字迹已经有些模糊。

他迅速从抽屉里抽出几张草稿纸,夹在纸张中间企图吸干水分。

翻了几页,阿诚觉得哪里不对劲。

笔记本里头夹了一些照片,除了一家人的合照,大部分都是他生活里的小动作。

有他第一次画画,拿着画笔不知所措地在画布上涂涂抹抹;有他新年守夜困得倒在楼梯间恬静的睡脸;有他走在校园里,手里抱着一叠作业本……大多数都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拍下的。

还夹着初中时一个成熟女孩递给他的情书。

照片和纸张下面各有一两行批注,有些语句则没有配照片。

从那些受潮晕开的字里行间,他看出一些片段。

“今天小家伙生日,送了他一套画具。他不太会用,改天请个好老师教教他    加一”

“年三十夜,小家伙喝了小半杯酒,醉倒在台阶上。可爱得叫人想亲一口  加一”

“生日,小家伙送了我一支钢笔和一个吻。   加一”

“隔壁班的女孩子给小家伙写情书了,虽然他没有答应,但还是有些嫉妒。加一”

“今天去给小家伙开家长会,他住在学校成长不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呢?那个样子一定很美 加一”

“今天他成年了。他玉树临风的站在我面前,真是快要和我一样高了。我盼了他这些年,但真的到了这一天,却愈发胆怯而不敢坦露心迹。他像是最完美的艺术品,哪怕我的一点点自私的念想都会把他玷污  加一”

“今日赴皇家照相馆拍摄全家福,他穿了一身燕尾服,当真叫我难以自持  加一”

“即将与小家伙共赴巴黎深造,期待在那里发生新的故事 加一”

……

阿诚拿着笔记本的手有些颤抖。

关于自己对大哥不同于大姐和明台的感情,他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些年,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把它埋藏在心里,以崇拜为掩护,就这样过一辈子。

和大哥成为伴侣……他不敢想,也没有资格。

可是大哥……也对他有这样的情意吗?

他心跳如雷,却不敢妄自猜测。若是自作多情,一定会毁了自己在大哥眼里的好印象。

他就这样僵着,紧张着,直到明楼推门进来。

明楼手里的托盘盛着一杯牛奶和两片面包,是预备给阿诚的早餐。

他站在门框里,怔怔地看着阿诚小心翼翼双手托着那本笔记本,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清楚地看见他在颤抖。

良久,发出一声自嘲的笑。

“阿诚,”他轻轻地把托盘放在桌上,站定在他面前,“我……不是一个好大哥。”

他眼前的阿诚好像忽然变得陌生,让他一呼一吸都如履薄冰。

“我对你,一直都怀有一个大哥不应该有的感情。”他低下头,像一个认错的小孩。

“我渴望一直把你留在我身边,渴望亲吻你,甚至渴望和你……”一字一句,无比艰涩,

“更进一步的肢体接触。”

他窥见面前的人身形晃了晃。

“对不起。我是一个令你失望的大哥。”

“如果你不愿意,你可以不用和我一起去巴黎……”他转过身欲走。

“大哥。”阿诚叫住他,“我……”

万千种思绪堵在心头,他有些喘不过气。

身体已经抢先大脑一步作出了反应。

皮面笔记本应声落地,一双手环住明楼的腰。

“大哥……”阿诚的额头抵着明楼的后脑,鼻息喷在他的后颈,又痒又热。那声音里带着点哭腔,

“我爱你。”

一根弦从脑子里崩断,明楼定住了。

半晌,他颤抖着双唇:“你说什么?”

阿诚羞红了脸,没有勇气再说一遍,只收紧了双手环住明楼。

他转过头,对上阿诚灼热的眼。

然后轻轻吻上他的唇。

温热而柔软,是来自梦境深处的触感。

一时间呼吸乱了,明楼不可抑制地将舌尖往他口中侵入,交缠吮吸。

“大哥,大哥……”阿诚双眼朦胧,双手不自觉地缠住他的后背。

“我爱你……”他说。

————————————————————————————————
是的我回来了
一个学期发生了很多事现在心态有点崩
下部有车预计发石墨
爱你们。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