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先生

帮人帮到底,搞事搞全套。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唉最近真是发生好多事
人生毫无乐趣也没灵感写字
开了那么多坑没填很抱歉
等我缓过来会填的

最近真是非出shi
王者一局一输
牙疼腿疼脑壳疼
买老婆饼张嘴变老公饼
朗声答案不翼而飞
开车出门打不着火
走街上撞到死老鼠
到了地铁站没羊城通
我可去你的吧

我不是故意不更( p′︵‵。)是我写了一半在电脑里结果电脑坏了……

一个不务正业的预告
“一加一是你。”
“不,一加一是我们。”
1+1+1+1+1+1,是我对你一天一天只增不减的爱呀。

一个不务正业预告
“一加一等于你。”
“我想,我们今后要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

emmmm今天又没更……
(ノ゚▽゚)ノ对就是因为突然加策划

最近在忙社团招新……被初中生问得满脑子mmp
今晚更(大概)

微,微博已经炸锅了……
现在精神恍惚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直觉得靳哥哥不是那样的人啊……

伪河图qwq
新买的颜料还不太会控制
沉迷小方美颜不可自拔

【蔺靖】惜夏

        今日是七夕。        
      
       七夕也算是大日子,太后设了宫宴,上下灯火通明,隐约能听到殿中的歌舞声。        
      
       萧景琰不喜热闹,辞以政务繁忙留在殿中。暑气还未散去,萧景琰怕热,只着一件明黄色的薄衫,披着外袍倚在门槛上,企图捕捉暑热中难得的一丝凉风。        
      
      殿前的一方荷塘是蔺晨突发奇想布置下的,连着御花园的小溪,可以流到皇宫外面的护城河。     
   
      问渠那得清如许?        
      
      尽管是夜里,月光透过池中水波映在池底的石子上,显得清幽宁静。        

      一条锦鲤慢慢悠悠从荷叶底下钻出来,仿若空游无所依。

        萧景琰握着酒杯,杯里的酒早已被手心的温度暖热了。        

       是上回蔺晨来时给他带的青梅酒,青梅易坏,萧景琰命人藏在冰窖里保存,夏日拿来消暑最是清凉舒爽。

       虽然酒拿出来时间长了不再冰凉,但果香清甜,萧景琰仍忍不住多喝几口。

       余光瞥向荷塘一角,竟有一丝光亮。

       眼波霎时间亮起来。
  
      萧景琰放下酒杯,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原是一名宫女,正偷偷往河灯里塞纸条。    
       
      他有些失望,却也不发出声音,默默看着。

       那宫女蹲在河边,拨水轻轻送河灯越飘越远,然后双手合十,呢喃着什么。  

        萧景琰看那河灯飘远了,沿着狭窄的通道飘出了荷塘,往宫外面去了。  

        萧景琰生于宫中,却养于大漠,总归是喜欢自由的天地。只见这宫墙四四方方,通往外面的唯一通道竟只容得下一盏河灯。     

       蔺晨常年游历于江湖,天涯海角都是他的容身之所,想必也不喜欢这个金丝笼子吧。

        那宫女放完了河灯站起身来,许是蹲得久了,摇摇晃晃向池子里倒去。萧景琰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小宫女抬头一看是皇帝,惊慌失措跪下磕头。   

     “奴婢不知陛下在此,惊扰了陛下,陛下饶命!”

       萧景琰笑:“朕刚刚救了你的命,现在又因为你惊扰了朕而杀你,岂不自相矛盾?”       

        女孩摸不准陛下的意思,只不住地磕头。

       “好了,七夕佳节磕破了头不好,朕不罚你,你下去吧。”萧景琰挥挥手,见那宫女手忙脚乱地逃了,拢了拢外袍回到殿里。

       就连下人都有资格在七夕夜里偷偷传情,自己却不知心上人身在何方。他这九五之尊当得可够窝囊。

        看那梅子酒已经没了凉意,便收拾起来放在桌上,正是百无聊赖之时,折子也看不进去,索性点了香早些就寝。

        香是太后特调的安神香,味道清冽,不似先帝喜欢的龙涎香那样浓郁刺鼻。  

       总还是忍不住多往外望几眼。    

       该是不会来了吧……    

       床边的大缸里放了冰块,有的已经化了水,散着薄薄的白气。

       萧景琰卧在竹席上,望着头顶鹅黄的帐子发呆。  

      去年相见,也是七夕。

    

      那时正逢南方战事告捷,又逢七夕佳节,举宫上下一片祥 和。萧景琰心情不错,便赴了皇后主持的宫宴。

        宴上歌舞升平,美酒醉人,皇后执银杯酒壶侍奉作业。有母亲在场,萧景琰不好推拒,便就着皇后递来的杯子一饮而尽。

       萧景琰虽称不上千杯不醉,但征战沙场多年,酒量在宫里是数一数二的。却不知为何,几杯下肚就觉得脸颊发烫,很快就醉眼迷离。

       皇后扶着他回了寝殿。

        恍惚间听见有人在他耳畔轻声喊:“景琰……”        再回
过头,又是年轻女子的笑靥。

        萧景琰不免气恼地甩开紧贴他的女子,皇后却怎么也不肯放手:“陛下醉了,臣妾扶陛下去休息。”  
  
      醉眼惺忪中,那女子的脸幻化成了蔺晨。

         “蔺卿……”   

        皇后一惊,原本抓紧的手触电似的松开。皇帝重心不稳,一个趔趄摔进女子怀里。

         搂着他的女子身子一僵,但很快又化作绕指柔情,双手环上他的肩。

        萧景琰觉得身上发烫,而女子身上的绸缎格外凉爽,便忍不住多模几下。

       只觉自己在燥热中一点一点沉沦下去。

       直到院落里有一袭白衣匆匆闪过,萧景琰才彻底醒过来。

        “蔺卿?”

         他推开紧紧搂着他的女子,在宫人的叫喊声中踉踉跄跄追出去。

         那人闪得飞快,追到御花园便没了影子。

         “蔺晨!”

         恐怕“后悔”和“惊慌”并不足以形容他当时的心情。

         定是生气了吧。

         萧景琰颓然地站在百花丛中,恍若一坐孤岛。

         站了不知道多久,似乎是夏日的热风也吹散了眼底的
醉意,萧景琰恍惚地回到殿中。
 
        赶走了碍眼的皇后和宫女太监,他晃进内殿,只见那人一袭白衣,站在床边。

       “蔺卿……”

       “蔺某来得晚,惊扰了陛下良宵,陛下恕罪。”那人并未行礼,背对他站着,声音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冷淡得甚至有些落寞。
 
      “朕不是……”
 
      “陛下无需向蔺某解释什么。”蔺晨打断他,握着纸扇的指节泛着青白,“陛下是九五之尊,做任何事都有陛下的理由,何须向蔺某一介草民说明。”

       “蔺晨……”

       “只是蔺某受长苏只托,要护得陛下周全。见陛下中了奸人的计而不自知,放心不下才过来看看。”那人转过来,神情冷淡。“其实也未必是奸人设计……不过是陛下与皇后娘娘夫妻之间的情趣罢了。”
 
      “蔺晨,在你眼里,朕便这么龌龊?”萧景琰气结。

       蔺晨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绕到屏风后门不知道捣鼓些什么。

     “陛下醉得不轻,蔺某煎了一服醒酒的汤药。陛下若还信得过蔺某,趁热喝了吧。”说着,端出一碗冒着热气的汤药,递到他面前。

      看着碗里棕红色的药液,萧景琰心里五味杂陈。
 
      大手一扬,连碗带着热汤一起洒落在地上,瓷碗碎裂发出刺耳的声响。

      蔺晨并无讶色,只勾唇一笑,笑意里尽是凉薄:“这情丝绕药力之强,足以让陛下人畜不分。方才还有皇后,如今可就只有守夜的小太监了。”

      “你……”

       情丝绕这个词,萧景琰在还是靖王的时候听过。当初谢玉借此娶了莅阳长公主,太子企图以此陷害霓凰郡主。

      “既然陛下不领蔺某的情,那蔺某,也爱莫能助。”

       蔺晨低头捡起地上的碎瓷片,放在案几上,拂袖而去。

       萧景琰站着,看那人越走越远,脚步似乎很坚定。

       “回来。”

       脚步声止了,却没有回头。

      “蔺卿既是大夫,怎有治不好病人就走的道理。”

      “陛下的意思是?”

      “你今日若踏出这大殿一步,朕便放火烧了琅琊山。”

       蔺晨转过身来,眼里恢复了往日的淡淡笑意,萧景琰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到一丝愁。

       那一夜红烛帐暖,春光旖旎。

       蔺晨力道很大,将他的双腿大大拉开,报复一般地疾风骤雨地进出。

       萧景琰从灭顶的快感中挣脱出来,精疲力竭地伏在蔺晨胸口。

      那人的心跳得快,几缕长发因为流汗而附着在皮肤上,形成一条蜿蜒的小河。

      “景琰。”他听见他轻声唤他。

      但他没有力气回答,只在未褪去的情热中睡去了。

      醒来时蔺晨已经不在,除了床上凌乱的衣衫和脖子上的红肿,一切都好似春梦了无痕,随着夏季温热的风散去了。

      守宫门的小太监说,蔺先生送来两坛子青梅酒。

      可留了什么话?
  
      没有。
     
       后来,他再没见过蔺晨。
      
      一定是生气了吧。

     

      萧景琰翻了个身,盯着冒白气的大缸继续出神。

      却听见床顶上一阵异响,正惊恐地要起身拔剑,一团白色的东西重重落在床上——准确来说是一个白衣男子压在萧景琰身上。
     
      好重。
     
      只见那人抬起头,不知从哪摸出来一把折扇,轻轻挑起他的下巴,笑得肆无忌惮。

      “放肆。”
  
      只觉得鼻子一酸,佯怒道。

      “看来是蔺某来晚了,陛下已经就寝了。”蔺晨翻身下床,看见案上的酒坛,回身看着萧景琰笑。“既然陛下要休息了,蔺某就告辞了。”说罢起身,作势要走。
     
       “你敢。”

       奸计得逞,蔺晨嘿嘿一笑:“良辰美景,陛下却一个人对月举杯,可是为了解相思之苦呀?”

       “少自作多情,朕不过是不喜宫宴上吵闹。”萧景琰而尖一红,转过头不去看他。

       蔺晨收起折扇,双手抱胸看着他:“闲着也是闲着,蔺某带陛下出去散散心?”

      

  

       七夕又称乞巧,民间女子会在乞巧节制作精巧的手工艺品,以乞求心灵手巧,感情美满。
      
       街市上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烛火香和食物的香气混合在一起,蔺晨牵着便服的萧景琰走在街上。
      
       民间的吃食虽不比宫里精致,但花样百出,别有一番滋味。
    
       晶莹剔透的糖葫芦,绵软适口的红糖糕,肉香四溢的羊肉汤,清甜爽口的糖桂花,蔺晨跟在身后付钱,拿着吃食,看着萧景琰在前面吃得津津有味。

       宫里多用银锭金锭,而塞外物资匮乏,几乎用不上银钱,萧景琰拿着几枚铜板,十分满足。

       两人路过赌场,进去试了两把手气。尝着兑了水的高粱酒,只见蔺晨信手拈来,沉甸甸的银子都进了他的口袋。

       又路过格外亮堂的青楼,看着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子裹挟着浓浓的脂粉味道招揽客人,萧景琰竟然有些吃味:“蔺大阁主风流倜傥,想必经常出入这些烟花场所吧?”
  
       蔺晨则用折扇戳了戳萧景琰被桂花糕塞满得鼓胀的脸颊,戏道:“琰琰的容貌足以登上琅琊美人榜首,蔺某怎么还看得上这些庸脂俗粉呢?”

       拍掉戳在脸上的折扇,萧景琰板着脸继续往前走,心里却无比舒畅。

       走到一家小店,店门前的树上挂了各色的香囊饰品。
     
       蔺晨给那店主几个铜板,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小匕首,手起刀落,手心多了一枚系了同心结的香囊。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蔺晨拉着萧景琰走远了。

       萧景琰看着手里的同心结,两颊发烫。

       同心结寓意永结同心,是民间夫妻乞求爱情美满和睦的象征。

       蔺晨送他同心结,又是什么意思呢?

       他只觉得手心里的物件会发烫,烫得他手心冒汗,惴惴不安地逛完了整条街。

       蔺晨带他到河边放河灯。

       萧景琰并未多想,纸条上的话写的都是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之类的话。

      抬眸一看蔺晨的纸条,只写了四字:永结同心。

      萧景琰脸一红,回过头去看自己的纸条。
      
      待两人翻过宫墙悄悄回到殿内,已是很晚了。夏日炎炎,人多拥挤,萧景琰出了一身汗,只觉得衣服湿漉漉贴着后背,忙着叫人放水沐浴。

       坐在热气腾腾的浴池里,萧景琰仍心不在焉地望着水上漂浮的雾气。

       直到觉得搓背侍女的手有些粗糙,才回过头去看。

       “你,你怎么进来的?”

       蔺晨当然没有回答,大手顺势往下摸去。

      火一路点到胸前,蔺晨揉搓着两颗红润的珠子,低下头去吻他。

       噗通。

       蔺晨将人压在池边,情欲的味道染了一池春水。

       伺候入浴的宫女还在纳闷:陛下怎么洗了这么久还不出来?

       “嗯……啊!”

       萧景琰搂着蔺晨的肩,湿发散落在水里,激烈晃动的水面在喘息声中渐渐平息。

       “蔺某伺候得陛下舒服么?”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萧景琰话里有些委屈。

       “哪就这么容易生气。我堂堂琅琊阁主,怎么会跟一个妒妇过不去?”蔺晨咧嘴一笑

        “不过嘛……补偿还是要的。”

        蔺晨从水里捞起浑身瘫软的人,披上衣服,大步朝寝殿走去。

        温热的皮肤触到凉席,激起了一身战栗。

        蔺晨压在他身上,指尖撩拨着他的一缕黑发。

        好像突然想到什么,翻身下床去,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把剪刀。

        从各自头上剪下一缕头发,系成结。

        民间夫妻成婚的结发之礼,寓意两人就像打结的头发丝一样,要缠绵一辈子,再也分不开了。

        蔺晨把发结塞进香囊里,在萧景琰手心。

        萧景琰鼻尖泛酸,佯怒道:“蔺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蔺晨指尖抚过身下人红润的下唇,在他耳畔轻声道:“行了结发之礼,琰琰便是我的妻了。”

        虽然荒谬,但萧景琰并未反驳。他看进他眼里,看见一汪春水,一片春心。

       大手在他身上把火点着,有燎原之势。

       “今日是七夕。”

       “嗯。”

       “听闻牛郎织女恩爱非常,新婚之时三天三夜未曾休息……”

       “你!休得胡来!”

       ……

       烛影摇曳,帐中一片春光旖旎。

       被汗水浸湿的发相互缠绕。

       fin.



————————————————————————
两周年快乐!!!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_>`
回顾这些年写的文和挖的坑……虽然幼齿但也能看到一点点的进步和对楼诚这对奇妙的cp日渐加深的爱
感谢你们的陪伴呀,我会努力的
不知不觉又开学了,夹起只有一更的咸鱼表示惭愧
这学期要上交手机啦,所以大概只有周末有时间码字……
我不会坑的!不会的!!(正经脸)